客服热线:400-029-2380 (8:30-20:00 非工作日除外)

 

李克强:金融领域风险该戳的“脓包”要戳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已落下帷幕,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会 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

 

李克强表示,“互联网+”作为新事物,关键是要趋利避害,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下一步还要采取推动“互联网+”的许多新举措,比如说过去一些“互联网+”的企业总是到海外上市,现在已经要求有关部门完善境内上市制度,欢迎他们回归A股,同时要为境内的创新创业企业上市创造更加有利的、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

 

 

“我要负责任地说,中国有能力防范、也不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因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金融运行也是稳健的。”在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经济总量已达80多万亿元,银行资产有250多万亿元,你说没有点风险,那是不可能的。常言道:云多易生雨、树大常招风。不过金融系统抵御风险的弹药充足。

 

中国的银行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高于国际标准,而且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在15%左右,这也相当于存了20多万亿的准备金,或者叫做风险准备金。据银监会统计,当前银行业拨备覆盖率超过180%,资本充足率为13.65%,拨备和资本合计约为21万亿元 ,银行业信用风险抵御能力继续增强。 不过,金融领域风险仍然呈现点多面广的形势,一些违法违规行为或者规避风险的行为在兴风作浪。

 

兴风作浪要果断处理

对于媒体关于“前阵子中国对一些保险类、金融类企业采取了强制性措施,接下来这样的做法是否会继续”的提问,李克强表示,金融领域也有一些违法违规行为或者规避风险的行为在兴风作浪。最近我们监管部门主动出手、果断处理,就是要让这些点状的风险不扩散,该戳的“脓包”还是要戳,否则也有道德风险。

 

而且在处理的过程中,我们也注意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积累了经验。未来有类似的问题 出现,我们还会坚决地处置。 交银国际研究部负责人洪灏表示,“脓包”的比喻十分贴切,这说明中国金融体系整体稳健,但局部仍然有风险,而“脓包”如果不及时戳破,则会造成更大的风险传染。

 

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表示,当前金融领域的许多风险也可以看做是“操作风险”,主要表现为机构和人员的违法违规活动。金融过度创新带来虚假繁荣的幻觉,导致金融资金空转、脱实向虚。此外,金融作为强监管行业,对于股东资质要求以及资本来源都有严格的限制,但由于过去对股东资质和出资来源核查不到位,一些资本通过违规入股构建起金控集团,进行监管套利。

 

监管部门正在对违法违规行为持续加大处罚震慑力度。银监会自2017年下半年开出系列巨额罚单,将广发银行违规担保案、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法贷款案等大案要案作为整治乱象的重要抓手。证监会近日对 炒作操纵次新股的北八道集团开出56.7亿元的天价罚单,对支付清算违规行为开出亿元罚单。市场已形成普遍共识,严监管、严处罚的监管风格将持续。

 

银监会还将加强对商业银行股权管理。近日,银监会就《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发配套文件, 未经批准持股的商业银行主要股东限期进行资格审核,而对于金融产品超比例持股,则给予了一年的整改期。银监会还将中小商业银行股东与股权管理纳入2018年现场检查计划。相关举措威力初现,近日, 哈尔滨银行因内资股股权可能变动撤回A股上市申请,市场分析认为,其或许就是受银监会加强银行股权治理的影响。此外,金控集团的管理规范也正在起草中。

 

银保合并实现专业、统一、穿透监管

3月1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批准了这个方案。该方案提出,将银监会和保监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要职责是:依照法律法规统一监督管理银行业和保险业,维护银行业和保险业合法、稳健运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护 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稳定。

 

从早期的统一监管体制,再到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相继成立,再到当前的银保合并,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形成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架构,其中的逻辑演变该如何理解?

 

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表示,银保合并是要防止规避监管的行为发生。

 

成立银保监,旨在引导金融回归服务实体。金融体系中最主要的长期资金来源即是银行和保险,近年来影子银行、同业、万能险和资管领域的问题最多,银监会和保监会的整合有利于实现监管功能的专业性 、统一性和穿透性。银保监做好金融体系主要资金源头的管理,与央行、证监会统一部署,穿透监管。此外,在机构监管上也能从分业监管向功能监管发展。

 

此前,保险业开展了类储蓄业务,而银行业也有通过保险通道将表内资产打包出表,银保合并有利于加强统一监管。

 

金融发展有明显的阶段性特征,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取向的金融体制时期,借鉴成熟做法进行分业监管,在金融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又由于行业混业发展出现交叉影响。不同阶段下金融监管体制和金融 发展呈现螺旋发展的特点。

 

监管缺位失职也是一种风险。监管者既是金融规则的制定者,也是金融环境和生态的保护者。在防风险的背景下,监管者的主要目标不是发展行业,而是回归监管本源。

 

李克强指出,还有一个老问题就是非法集资,政府会保持打击的力度。“这里我也想说一句话,投资者千万不要听信那些非法集资者编造的竹篮子也可以打一筐水的神话。”

 

 

 

 

文章转自网络

 

%

计算收益
  0.00
  0.00
  0.00